作者 主题: 【coc 7版log】日系模组 细冰的孩子们 一团【更新中】  (阅读 370 次)

副标题: 日系末日模组,在乌托邦中孩子们的冒险 | 模组作者:りえこ

离线 Ikki Tokiwa

  • Peasant
  • 帖子数: 2
  • 苹果币: 0
写在前面

偶然间看到的模组,是我很喜欢的末日悲剧主题,所以迫不及待地呼朋唤友拉了一车出来。
第一车耗时约共5小时,并且跑团内时间与现实世界时间几乎保持了高度一致,所以当时的代入感和趣味都很强。目前正在龟速整理聊天记录,进行适当编辑后发布出来,希望与大家一同探索这一个绝望而美妙的世界。


模组背景信息
与本次故事展开的地点——“箱根”密切相关的信息,也是每个PL车卡时参考的背景设定。
劇透 -   :
# 背景信息
## 箱根
调查员们出生并且长大的岛屿,面积约50万平方米,现在箱根里除了调查员们还有33个孩子,其中5个人是【幼儿组】,7个人是【下级生】,12个人是【上级生】,9个人是【毕业生】。这里从前似乎就是无人岛,1957年开始这里就是孩子们的家。这里是一个极寒的岛屿,常年都是阴天,还有风雪。你们从来没看过晴朗的天空。
岛的地图参考箱根map
 
## 出生
调查员们都是箱根的孩子,据说从母亲的房间离开岛屿到外边去的【大人】迟早有一天会变成【母亲】,而【母亲】所生下的孩子也会送到这个岛上长大。不过,一般来说人类是接受了父母双方的遗传基因孕育出来的,但是调查员们却没有听说过关于【父亲】的事情。
在从前,所有的孩子们都是被遗弃在【母亲的房间】前被人发现的,你们甚至也没见过【母亲】的样子。被发现的孩子们会持有自己的钥匙卡,也会有自己的姓名和年龄。
 
## 身体特性
箱根的孩子们对寒冷的耐受性非常强,但是对造成大气污染的原因之一——光化学氧化剂的耐受性非常弱。只要在岛上,孩子们就不会暴露在有害物质下,但是如果孩子们离开了岛,短则24小时,长至72小时之内,就会丧命。
在成为大人的时候,身体机能会急剧发育,获得对有害物质的耐受性,然而对寒冷的耐受性也会随之降低,因此如果成为了大人,那么在数日内不离开岛的话就会被冻死。因为这个原因,在箱根只有孩子存在。
 
## 权限
3~5岁为幼儿组,6~9岁为下级生,10~15岁是上级生,16~18岁是毕业生。到了各自的年龄段之后,钥匙卡就会获得新的权限。虽然会有个体差异,但是大部分孩子都会在毕业生的阶段变成【大人】,成为大人之后会在现在的权限上追加【大人】的权限,就可以进入【母亲的房间】了。
 
## 可以出入的场所
【幼儿组】
·自己的房间(和毕业生用同一个房间)
·宿舍
【下级生】
·自己的房间(和其他下级生一个房间)
·学校
·商店
【上级生】
·自己的房间(单间)
·资料馆
【毕业生】
·自己的房间(和幼儿组共用)
·管理室
【大人】
·母亲的房间
 
## 物资
箱根中有两种物资,一种是成为了大人的人留下来的旧东西,还有一种是从岛外提供来的新品。物资保管在学校的地下仓库里,其中一些将在商店销售。从外边来的物资是不定期的,而且是单方面供给的东西,因此是无法想要什么就有什么的。如果想要什么东西的话,也只能常逛逛商店碰运气。
 
## 所持金
每个月在钥匙卡里会有一定的点数,权限越高每个月获得的点数越高。上级生的话每个月会有100点点数,点数只能在商店里用。笔和文具这样的东西需要20点左右,但是衣物的话,就算是二手衣物也需要300点点数。钥匙卡里的点数可以转让。
 
## 外界的知识
由于这里是无法使用电话和网络的,所以主要的信息来源是资料馆的书和DVD。然而由于在上课的时候会学习外边的知识和文化,所以也可以像普通的现代人一样说话,不过对于那些知识也只是知道而已,并没有体验过。另外,虽然你们知道神奈川县有一个叫箱根的地方,但是没有人知道那个箱根和你们在的这个【箱根】有什么关系,也不知道你们在的【箱根】究竟在什么地方。
 
## 日程表
作为上级生的调查员们生活安排是这样的
> 7:00 起床/宿舍 
> 8:00 早饭/宿舍 
> 9:00 上课/学校 
> 12:00午饭/学校 
> 13:00自由时间 
> 15:00上课/学校 
> 17:00自由时间 
> 18:00清扫/学校·宿舍 
> 19:00晚饭/宿舍 
> 20:00自由时间 
> 22:00就寝/宿舍 
 
## 食物
全部的伙食都是膏状粘稠的半流食,如果包装上写着苹果味就只能相信它是苹果味的。
 
## 供给
地下有发电所和自来水装置,可以使用电机和水。不过没有电话回路和网线这种通信设备。

PC信息
PC1:天川信也
劇透 -   :
信息待补全……
PC2:纪藤里奈
劇透 -   :
信息待补全……
PC3:千叶楠野
劇透 -   :
信息待补全……
PC4:水濑爱子
劇透 -   :
信息待补全……

《细冰的孩子们》导入

<Keeper> “2018年东京全域的光化学烟雾预警发布时间为9天,光化学氧化物的浓度也在逐日上升。去年的平均值为0.05mmp,环境基准达成率是——”,黑板上写着白色的文字,伴随着悦耳的嗓音,站在讲台上的是18岁的,在这里最为年长的小春。 听她讲课的23个孩子里,有一半虽然在认真听讲,然而还有一半在不知道想什么东西的走神或者搞小动作——爱子、里奈、楠野、信也你们四人也在其中。窗外是一成不变的飞雪,眼前展开的只有一片纯白。
<Keeper> “但是对于我们这些在箱根岛出生的人来说,光化学氧化剂是一种猛毒。万一孩子们离开了岛去了本土的话,短则24小时,长则不超过72小时之内就会被夺去生命。在我们变成大人的时候,身体机能的一部分会急剧发育,也有了对有害物质的耐性。不过另一方面,我们对寒冷的耐性就会降低,所以如果不离开岛的话,在成为大人的几天之内就会被冻死。所以成为了大人之后就要离开岛屿,去本土生活了。根据个体差异,一般会在15~18岁这段年龄中变成大人,所以上级生要做好自己成为大人的心理准备。为了能让自己用【母亲】的身份离开这个岛踏上旅程,在本土能更好的独立生活,所以让我们好好的学习吧!上午的授课就到这里了。”
<天川信也> 我要偷偷和楠野传小纸条(?)
<Keeper> 讲完今天的课程,小春轻轻叹了一口气,然后转而问道:“对了,有人看见直树了吗?他都三天没来上课了,我也看了他的记录,好像三天前就回到了自己房间就没有动静了……” 但是她的提问没有得到回答。
<Keeper> 你们都是从小都认识的同学,现在时间是十一点半,下课之后你们都解散准备去食堂吃饭了。
<Keeper> 在教室里还有RP或者逗留一会儿吗,没有动作的话你们就直接一起结伴去吃饭了。

11:00 食堂
劇透 -   :
<千叶楠野> 那就去吃饭吧(双重意义)
<纪藤里奈> 吃饭吃饭走走走
<千叶楠野> 我喊了一声小春姐姐下节课见然后去找信也一起吃饭,快来和我出双入对
<天川信也> 我收拾了一下桌子小跑过去找楠野了,问问他想吃什么
<纪藤里奈> 那我和爱子一起!
<纪藤里奈> 我们跟在他们身后
<Keeper> 所有人叽叽喳喳地涌出教室,也有选择留在教室和朋友在玩耍一会儿的小孩子——这些都和你们在资料室DVD里看过的名叫“小学/初中”的视频片段一样。
<纪藤里奈> 一直是在循规蹈矩地生活啊
<Keeper> 你们结伴而行,在欢声笑语中到达了食堂,你们从食堂里工作的毕业生那儿拿到了今天的午饭,食物的容器是一个小袋子,表面贴着口味标签。这就是每天的食物。你们拿着午饭来到了床边的桌子边上,那是一个四人桌,你们就如同往常一般坐在这里。
<Keeper> 每人骰一个d20
<骰子> 千叶楠野骰出了: 1D20=20
<骰子> 纪藤里奈骰出了: 1D20=11
<骰子> 天川信也骰出了: 1D20=16
<Keeper> 哈吉麻路哟!
<千叶楠野> 骰满了我好怕
<骰子> 水濑爱子骰出了: 1D20=3
<Keeper> 那么楠也拿到了肉桂味的午餐,里奈、信也和爱子则分别是西红柿、咖喱和土豆的口味。食物都是类似吸吸果冻的半流质营养物,因为从小到大都没吃过其他食物,所以既然标签写了是这个口味,那就只能是这样了吧。另外,现在时间就快要到十二点了,你们可以讨论一下接下来的安排,自由时间是可以在校园内进行探索的。
<千叶楠野> “好难吃,我不要吃———”
<水濑爱子> “啊…挑食可是不好的呢,千叶君要注意营养均衡什么的,所以最好还是都乖乖吃掉啦——”
<纪藤里奈> “爱子,土豆大概是稀有口味吧?可以让我尝一口吗”
<天川信也> 我戳了戳楠野,问他要不要试着吃吃看咖喱口味的
<水濑爱子> 我一边乖乖吃饭,一边问另外三个人:“我说啊我说啊,你们有注意到小春桑吗!我前些日子大概看到她拿着金属零件和配件去管理室了,嗯……真不知道她去那儿做什么呢。”
<水濑爱子> 听到纪藤的话愣了一下,很爽快地把食物递了过去,并相当开心地笑道:“啊!原来是稀有的吗,这么说我今天运气不错?嘿嘿……”
<千叶楠野> 那我不客气地喝了一大口信也的果冻然后丢了自己的午餐改成吃糖了
<KP> 你们在聊天的时候回想起上午授课结束时小春突然的提问——或许这正是一个适合自由时间一展孩童好奇心的好机会。
<纪藤里奈> 开心地尝一口“唔..感觉是有点奇怪的块状质感...但也没什么太大差别诶”
<水濑爱子> “不好好吃饭会长不高的啦…千叶君现在也不属于身材很壮实的那种吧,如果一直营养不均的话……嗯嗯嗯,会很可怕的呢。”
<千叶楠野> “不知道啊,刚刚小春姐不也说了直树哥这几天都没来吗,难道他们偷偷摸摸约会去了!”
<天川信也> 把我的午餐递给他然后从他手上把糖拿过来“一直吃糖不是好习惯啊楠野…喏给你好好吃饭”
<纪藤里奈> “那我们要不休息时间去找找看他们?感觉会有一些不得了的发现”
<天川信也> “约…约会?”
<水濑爱子> “嘿呀…其实我也感觉差不多啦,但吃到新口味总会感觉新奇吧!!”听到千叶的话后略略瞪大了眼睛,“什么?约、约会?!是我想的那样的吗……就、就是……!!”
<KP> 吃完饭就是自由时间了,只要下午三点回来上课就可以了(当然翘课也不是……不行?)
<纪藤里奈> “就是……嗯……那种男生女生之间特殊的活动……?”
<纪藤里奈> “说起来为什么明明是男生,也会变成【母亲】呢?”
<水濑爱子> “是、是书里的那样,如果喜欢的话就监禁起来占为己有然后、然后再……”声音越来越小,还是肯定着什么一般点着头说道,“嗯!毕竟也了解过很多类似的东西,我完全明白的!”
<千叶楠野> 撇撇嘴还是结果信也的午餐:“对啊!我听说毕业生们好多都在偷偷摸摸约会!真好啊,我也想约会,说是可以偷偷摸摸吃好多好吃的水果!”
<千叶楠野> “不知道啊,难道男生也可以生小宝宝吗?但是小春姐不是上课的时候说过只有女孩子可以生小宝宝吗?”
<纪藤里奈> 敲爱子的头“不是这样的吧!”
<水濑爱子> “啊——!不是吗,呜…但是我会努力弄明白的啦!”
<KP> 关于母亲和孩子,你们平日被教导道:
<KP> 调查员们都是箱根的孩子,据说从母亲的房间离开岛屿到外边去的【大人】迟早有一天会变成【母亲】,而【母亲】所生下的孩子也会送到这个岛上长大。不过,一般来说人类是接受了父母双方的遗传基因孕育出来的,但是调查员们却没有听说过关于【父亲】的事情。
<KP> 在从前,所有的孩子们都是被遗弃在【母亲的房间】前被人发现的,你们甚至也没见过【母亲】的样子。被发现的孩子们会持有自己的钥匙卡,也会有自己的姓名和年龄。
<KP> 你们知道“父亲”的概念,从资料中也了解到过外面的世界有家庭组织,但是岛上的你们不同,没有实质上的“父亲”——之前没有人告诉过你们这件事
<纪藤里奈> 边闷头吃饭边漫不经心地“那信耶和楠野要不要约一下试试看啊,也许真的会发水果吃哦”
<天川信也> (书呆子缓缓打出一个问号)
<纪藤里奈> “爱子也一定很想看的吧?”
<千叶楠野> “真的吗?可是我听他们说只有男孩子和女孩子能约会…里奈姐和我约会好不好?我们可以多拿点水果出来分给小信和小爱子!”
<水濑爱子> “嗯…约会什么的大概还不是我们这个年龄该思考的吧,母亲大概也只是一个代称吧!倒是小春桑上课说的什么光化学烟雾,虽然不太能听明白,但感觉是会危害我们生命的存在——就算让我们做好心理准备,这也……哎,”叹了一口气,听到纪藤的话后好像才回过神来,“诶、诶——?看、看什么?是去看望直树君吗,我当然很乐意的!”
<纪藤里奈> “咳咳咳咳咳”
<天川信也> “我们这个年龄讨论约…约会是唔是……咳咳太早了”
<水濑爱子> “等一下啦!我明白了,千叶君就是在捉弄我们吧,太过分了,必须要接受惩罚!!”
<纪藤里奈> “不要打架哦(黑脸)”
<千叶楠野> “哎呀麻烦死了!有没有约会我们去问问不就好了嘛!我这就去找直树哥问问他这几天在做什么!”抢回被信也没收的糖后一溜烟跑了出去
<水濑爱子> “但是千叶君明明是在欺负纪藤桑啊!好过分的,不给些教训肯定还会再犯的吧!”
<纪藤里奈> “别怕啦爱子,千叶不一定打得过我哦(笑眯眯)总之我们一起去找找看直树吧”
<天川信也> “喂…!楠野!”我向两个女孩子点了点头示意,蹦下凳子去追他了
<水濑爱子> 怎么可能怕啦,只是也想斗殴一下千叶君而已,小声嘀咕.jpg
<KP> 【噔噔咚】
<KP> 来自KP的信息:你们接下来在自由时间内大概可以去到2~3个地方,地点列表如下:
<KP> 1、学校内:教室,图书室,保健室,管理室,“母亲的房间”,食堂
<KP> 2、宿舍:自己的房间,共享空间,食堂(早晚饭),直树的房间
<KP> 3、广场:商店
<KP> 4、资料馆
<KP> 5、神社
<KP> 6、沙滩
<天川信也> (原来还有神社吗)
<水濑爱子> 总之先去直树君的房间吧,小春桑也是这样拜托的
<千叶楠野> 我要去直树的房间找他问约会的事
<天川信也> 那我们去直树的房间?
<纪藤里奈> go
<KP> 那么你们吃完了午饭,流质食物的饱腹感并不是那么强,不过也能满足一个小朋友嬉闹一整个下午了。你们走出了食堂,前往直树的房间。

=======》to be continued


12:00 宿舍&直树的房间
在这里,信也在煤气灯拓展中抽到的“心理测量”技能终于发挥了一次用场——同时也导致我需要临时现编(稍等,KP正在瞎编.jpg) :em021
总体来说这个技能还是很有意思的,我们为了方便称呼,给它换了个名字叫“过去视的魔眼” 明明是光呆的超越之力才对
劇透 -   :
<KP> 你们走过了位于岛正中的广场,因为是自由时间所以能看到零零散散的孩子们在这里嬉戏打闹,也有几位看着像是毕业生的孩子在看管着他们,组织他们一同玩游戏。
<KP> 每个人过一个幸运检定
<骰子> [水濑爱子]进行了[幸运]检定。:D100=51/50 失败了……抱歉。
<水濑爱子> 凛人!!!!
<骰子> 什……什么事?
<千叶楠野> 一点妖(大笑)
<KP> 一点妖(大笑)
<骰子> [天川信也]进行了[幸运]检定。:D100=79/70 失败了……抱歉。
<骰子> [纪藤里奈]进行了[幸运]检定。:D100=76/35 失败了……抱歉。
<骰子> [千叶楠野]进行了[幸运]检定。:D100=64/75 成功。
<KP> 前两天刚刚下过一场暴雪,地上的积雪到现在还没有融化,你们踩在地上,留下了深深的足迹,但是走着走着,楠野突然感觉到了脚下踩到了什么被深埋在雪中的坚硬的东西。
<KP> 对此非常在意的楠野好奇地弯下腰查看,发现那是直树的钥匙卡,看起来像是坏掉了,除了名字之外的项目都已经变成了乱码。
<水濑爱子> “千叶君发现什么了吗?”很好奇地蹦蹦跳跳着凑了过去
<千叶楠野> 我要把这个拿给其他人看
<KP> 如果要修理这个钥匙卡,需要通过电脑修理并且电脑使用判定成功。宿舍里共享空间和资料馆的电脑你们可以自由使用。
<水濑爱子> “诶、完全看不清了啊,是谁做的恶作剧吗,太过分了,”凑近后看清了钥匙卡上的乱码,有些惊愕地吸了一口气,“抱歉…我也不太擅长修理这个。”
<纪藤里奈> “这是……如果是埋在雪里的话应该是好几天前就被丢在这里了”
<千叶楠野> “是弄丢在这里的吗,直树哥真是粗心啊!咱们拿去还给他吧!”
<KP> 随着这句话讲出,里奈回想到小春之前说直树已经三天没来上课了。
<水濑爱子> “呼……完全搞不明白,不过为什么直树君的钥匙卡会弄丢呢。要不,要不还是去给小春桑看看吧,虽然我还是希望这种小事我们可以自己解决啦,毕竟也是成熟可靠的上级生了嗯。”
<KP> 那你们也在交谈中走进了宿舍,要直接去直树的房间吗?
<天川信也> 不过我来这个场景看到这个
<KP> 【宿舍的地点有这些:2、宿舍:自己的房间,共享空间,食堂(早晚饭),直树的房间】
<千叶楠野> “啊?有这个必要吗?”虽然搞不太懂但还是习惯性听年长者的话,“不过里奈姐这么说的话那就试试吧!”
<天川信也> “……可能我可以修好它,不去我们先回去宿舍?”
<水濑爱子> 我的想法是先去共享空间,然后去直树房间,都在宿舍嗯
<天川信也> “那个共享空间”
<千叶楠野> 共享空间会不会有其他人路过
<水濑爱子> 等有人再慢慢解释呗
<KP> 现在是午饭后的自由活动时间,一般的孩子都不会在这个时候饭回宿舍
<天川信也> 那我们去那里
<千叶楠野> Kp:你们赶紧给我滚去共享空间
<天川信也> 走
<KP> 你们来到了宿舍一楼的共享空间,这里有谈话室,洗漱间,浴室。 很多孩子们会选择在这里度过晚饭到熄灯的自由时间。不过现在刚过12点没多久,所以并没有人在。虽然谈话室里放着一台电脑,但是只能连接内部网络,无法和外部通信。
<骰子> [天川信也]进行了[计算机使用]检定。:D100=41/70 成功。
<骰子> 
<千叶楠野> “小信好厉害!”看着自己完全不懂的东西(指计算机10)傻逼地鼓掌
<天川信也> 那我从楠野手里拿过钥匙卡,连上电脑对着键盘一阵敲敲弄弄
<KP> 随着信也一阵敲打键盘,电脑桌面上显示出一个进度条窗口,在跳满之后,直树的钥匙卡上一阵闪动,原本的乱码显示出了信息。
<纪藤里奈> 认真地凑过去看
<KP> 名:直树
<KP> 生日:2002年2月10日
<KP> 所持金:20P
<KP> 权限:毕业生 大人
<KP> 看着和你们手上的钥匙卡状态一样的这张钥匙卡,你们觉得应该是已经修好了。
<水濑爱子> “直树君变成大人了吗?”我要对比一下我的钥匙卡,我上面的权限是上级生?
<KP> 你们的权限都是上级生
<千叶楠野> “骗子!明明和我说不想当大人的,最后不还是和其他人一样成了大人吗!”
<千叶楠野> 我赌气地转过头去,不想继续看了
<天川信也> “那为什么他的卡会被丢在雪里”
<天川信也> 我还想用魔眼)
<KP> 那你再过一个极难意志
<骰子> [天川信也]进行了[意志]检定。:D100=76/14 失败了……抱歉。
<千叶楠野> “谁知道,难道不是被人欺负了吗?毕竟他说一套做一套啊!”
<KP> 仍然什么都没有发生。
<天川信也> 我想看看谁丢的他的卡)
<天川信也> 那我先把卡带在身上吧
<水濑爱子> “嗯…但是为什么直树君的卡会突然变成这样子吗,难道变成大人了,就连钥匙卡这种东西也不能留下来吗?但是…还是好奇怪啊,”我摇了摇脑袋,“千叶君先请冷静一些,如果变成大人的话是不能继续留在岛上的,肯定不会留下被欺负的证据啦。但是,但是如果毕业变成大人,为什么小春桑会不知道呢……还是好奇怪啊。”
<千叶楠野> 变成大人离开岛的话所有人都会知道吗
<KP> 不会特殊告知,但是过几天大家自己就知道了吧
<水濑爱子> “但是有钥匙卡的话,去直树君的房间也很方便吧!嗯嗯,不如直接去看看吧,毕竟有千叶君和天川君两位男孩子在,去男生宿舍也会很方便吧!”
<纪藤里奈> “感觉情况越来越可疑了..我们去他的房间确认一下吧”
<KP> 抱着一肚子的怀疑,你们慢慢走到了直树的房间前。
<天川信也> 我继续
<天川信也> 意志?
<KP> 那你过
<骰子> [天川信也]进行了[意志]检定。:D100=13/14 成功。
<KP> 转场景和接触新东西的时候你都可以过
<KP> 哦
<KP> 不得了
<KP> 我来看看怎么编
<千叶楠野> 不得了
<千叶楠野>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千叶楠野> 稍等,kp正在现编
<天川信也> 整点有用的!
<KP> 被信也修好的钥匙卡成功地刷开了直树房间的门,你们打开门走了进去。这里只有床和桌子,是和你们的房间一样的四叠半房间。 在狭小的房间里看不到直树,在床上还有直树的鲸鱼玩偶。 桌子没有整理,笔记就这样敞开放着。
<千叶楠野> 我要去看笔记!
<纪藤里奈> 那我要去摸一下那个玩偶
<天川信也> 我去看看床底下
<千叶楠野> 可爱少女心
<KP> 在踏进直树房间的一刻,信也突然脑中作痛,他神情痛苦地低下了头,似乎有点晕眩似的摇晃了两下。(恭喜你了超越之力.JPG)
<天川信也> 那我下意识扶墙撑住自己
<KP> 在泛白的景象中,信也看到的是直树的房间——只是墙上的电子日历显示的日期是一年以前。房间空无一人,忽然门被轻轻地推开了,神色恍惚的直树缓缓地走了进来。他关上门,径直地爬上了床铺,抱住膝盖蜷缩成了一团。画面一转,直树的面部成了特写,你看到他的表情十分僵硬,有一丝刚刚从险恶处境中脱离的担惊受怕,但这只是表面——更多的,是一种绵延的恐惧,这股情绪从他身上不断地散发出来,无尽的恐惧、和绝望。最终,直树带着这股沉重的心情惴惴不安地睡了过去,信也的意识也随之恢复,朋友的呼唤在耳边响起。
<KP> 骰一个d6决定一下消耗的mp吧
<骰子> [天川信也]的投掷结果为:1D6=4
<水濑爱子> “打扰啦——有人在吗?”一边这样喊着一边大大方方地走了进去,在房间里环顾了一周,然后去翻看笔记,“诶、直树君也有记录笔记的习惯吗,对不住啦——”
<水濑爱子> 我因为注意力在笔记本上,所以并没有注意到天川的情况
<纪藤里奈> 我因为注意力在鲸鱼上,所以并没有注意到天川的情况
<千叶楠野> 那我不看笔记了,先跑去扶信也
<千叶楠野> “小信你怎么了?不舒服吗?要不要回房间休息一下?”
<千叶楠野> 对队友基本的同情心呢!
<纪藤里奈> 那玩偶没有异常的话我就察觉到了这边的异常

======> to be countinued
« 上次编辑: 2019-11-02, 周六 02:21:59 由 Hyakuhi »